按类别
过滤
时计 篇文章
2021
原创概念源自FRANCIS FORD COPPOLA (INVENIT发明),并由FRANÇOIS-PAUL JOURNE变为现实(FECIT制造)
日内瓦,2021 年 7 月 1 日 - 专门为ONLY WATCH 2021 慈善拍卖所创制的原型腕表FFC BLUE
DATE: 01.07.21

源自 Francis Ford Coppola 的原创概念(Invenit 发明), 并由 François-Paul Journe 变为现实(Fecit 制造)

为庆祝 Octa 1300 自动机芯问世 20 周年, FPJourne 隆重推出这枚将机芯精髓发挥得淋漓尽致的腕表,其 内置一个仅靠 Octa 机芯主发条便能驱动的机械装置,要研发出如此精密巧妙的机械结构绝非易事。 腕表的小时以不同位置及组合的活动式手指去显示,并会在瞬间完成转换 (出现或消失),手指的设计灵感源 自现代外科之父 Ambroise Paré(1509-1590)所发明的机械手。分钟则透过表盘上 12 时位置的指针及转 盘式分钟盘作显示。

「这款腕表的概念诞生于 2012 年,当时我正在 Francis Ford Coppola (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 位于纳 帕谷的家中享用晚餐。他问我能否打造一枚以一只手去显示时间的腕表,我回答说这个想法很有趣,并 需要研究一下。但如何用 5 只手指去显示 12 小时呢?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个挑战的复杂程度激 发了我的灵感及创作动力。当我想通了以后,Francis 便立即发送了手指位置及组合的草图给我。时隔 两年多,我才终于有时间专注于制造这枚腕表。而经过 7 年的研发,我很高兴地为您介绍这枚 FFC 原型 腕表。」

腕表搭配独特的钽合金表壳和蓝色指针,与 F.P.Journe 过往为 Only Watch 慈善拍卖所创制的腕表的风 格一脉相承。

击此处了解更多详情

 

安布鲁瓦兹·帕雷(1509/1510-1590)

 

俗语说:「幸运之神眷顾勇者」。来自普通理发师家庭的安布鲁瓦兹·帕雷 (Ambroise Paré),不到十五岁就在他的家乡拉瓦尔(距离巴黎以西 300 公里)加入了理发师行业。谁能想到这位年轻人后来会成为首席皇家外科医生,研发多项创新的医疗技术,为医学界作出重大贡献?

学徒

那个年代的理发师除了理发外,亦会为客人提供涉及皮肤和血液的服务,更会进行基本的医疗护理。然而年轻的帕雷拥有更伟大的梦想。他不但勤勉踏实,而且头脑灵活并富有创造力,他将摆脱社会束缚,通过成为一名外科医生来塑造自己的命运!

因此帕雷决定前往巴黎,在国家主要的医疗中心巴黎主宫医院学习。在那里,他学习解剖学并在尸体上练习,学习调配药物的正确分量和比例,他还协助医疗理发师进行各种医疗程序。三年间(1533年-1536年)帕雷拼命工作,吸收各式各样的医疗知识,赢得了同学们的尊敬。

可惜的是他既不懂希腊语也不会拉丁语,这样要成为一位医疗理发师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尽管医学是一门主要讲求经验的科学,26 岁的帕雷却因为无法回答理论问题而未能通过医疗理发师的考试。然而他并没有气馁,他决定通过一条截然不同的途径寻求进步:军事生涯。

外科医生

纵使他没有通过考试,帕雷仍能于1536 年在法国军队的旗帜下,以医疗理发师的身份入伍。他明白到这是在服务他人的同时寻求进步的最佳方式。当时,欧洲卷入了两大强国—法国(由弗朗索瓦一世统治)和西班牙(由查理五世统治)之间的长期战争。

这经历使帕雷意识到,传统的医学方法无法治愈由革命性新武器所造成的各种伤口。当时战场上使用的火绳枪是一种肩扛枪炮,它的子弹可以粉碎、挤压和烧伤中枪者的身体。在这种型新武器面前,古代医师(希波克拉底和盖伦)的学说都显得过时了。

帕雷认为这些新式伤口不应该按照传统惯例,以沸油及烧红的烙铁来处理。他主张在取出子弹后,使用新式的香膏和舒缓药膏来减轻伤口的炎症,以降低患上败血症的风险。他更在1542 年发明了摘除子弹的工具,令他出众的创造力在战场上崭露头角。

在1545 年,帕雷因为以法语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铳创疗法》(Les méthodes pour soigner les plaies par arquebuses) (Methods for treating wounds caused by harquebuses) 而声名大噪。通过这作品,他不但改革了古典医学,更抵制了当时作为医学语言的拉丁语。他对医学院嗤之以鼻,但他并不是当时唯一一位蔑视医学院的人。同年弗朗索瓦一世去世,他的儿子亨利二世继位,并继续进行与西班牙的战争。

在 1552 年的战役中,帕雷引入创新的截肢后动脉结扎术,为痛苦的烧灼治疗和频繁的败血症画上句号,如此伟大的贡献令他被誉为「现代外科之父」。

在亨利二世和贵族的支持下,他于1554年成为一名皇家外科医生。随后,渴望取悦国王的医学院亦颁授了外科医生的头衔予帕雷。

朝臣

帕雷是一位杰出的策略家,在宫廷上推动外科医学的发展。然而在1559 年 7 月 10 日为庆祝法国与西班牙的和平条约而举行的一场比武中,面对亨利二世被蒙哥马利 (Gabriel de Montgomery) 的长矛刺穿眼睛一事,帕雷却无能为力。继位的弗朗索瓦二世确认了帕雷的任命,可惜即使帕雷尽了最大努力为他诊治,这位年轻的国王于1560 年去世,享年 16 岁。

帕雷渴望了解两位国王的死因,因此为他们的尸体进行了尸检,这在当时来说是一大突破,故此帕雷被称为「法医学之父」。这种新颖的做法给王太后和摄政王凯萨琳·德·麦地奇(Catherine de Medici)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561 年,她提拔他成为首席皇家外科医生,为国王查理九世(亨利二世的第三个儿子)服务。

帕雷生活在动荡不安的时代中,法国和西班牙之间的战争持续了整个 16 世纪上半叶,直到 1559 年才结束。紧随其后的是自1560 年开始、法国天主教徒和新教徒之间的法国宗教战争。当时摄政王凯萨琳·德·麦地奇建议王室在 1564 年 1 月到 1566 年 5 月期间于法国各城市出巡,藉由向臣民展现国王查理九世的王室威仪来缓和紧张局势和解决分歧。身为首席皇家外科医生的帕雷跟随高官的队伍前进,但他并没有对这种荣誉感到骄傲自满,反而利用长途旅行的机会结识了许多理发师、接骨师和药剂师,并向他们学习及进行交流。

作家

当圣巴托罗缪大屠杀于 1572 年 8 月 24 日在帕雷居住的巴黎发生时,政治和宗教气氛变得沉重。随着查理九世在1574 年去世,情况更为混乱。继任的亨利三世(亨利二世的第四个儿子)任命帕雷为首席皇家外科医生,并赋予他两个新的职位:侍从和国王的顾问。

当时已经六十多岁的帕雷大概再也不会离开巴黎了,他决定用他的金钱和影响力来汇编该时代的所有医学知识。他撰写新的论文,并对旧论文进行更新,同时完善了他的早期作品。他的作品《帕雷全集》(Œuvres) 初版于 1575 年出版,他以法语书写,以便所有人都能阅读。这引起医学院不满,发起了一场损害他声誉的运动。尽管如此,由于他得到国王亨利三世的支持,令帕雷从他们的小动作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保护。 《帕雷全集》经多次重印:1579 年的第二版、1582 年的第三版、1585 年的第四版,以及1598 年在他离世后重印的第五版。 《帕雷全集》 共有 29 卷,内有1228 页大型插图,是 16 世纪医学知识的杰出纲要。

发明家

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帕雷都专注于病人的福祉,其中一个例子是他对假肢的前卫态度。他某些发明是出于美学考量,例如可装置在眼窝内的人造眼 ; 按照脸部原来形状制造、再用线缝接的金属鼻子;可以固定在现有的软骨上、以煮过的硬纸板所制成的人造耳朵等。

他还发明了假肢,这是结合创造才能和技术知识的杰作。他所研发的假肢手臂和假肢腿的机械结构极为复杂,其巧妙之处绝非三言两语能够充分表达。

不得不提的是他所发明的假肢手掌,有着类似于钟表的设计。假肢手掌的机械装置在按下按钮时会张开手指,而两个弹簧会将它们带回原来的位置,就像手掌自然闭合一样。

从 16 世纪到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年-1918年),安布鲁瓦兹·帕雷发明的假肢装置一直是重要的参考资料。由于他巧妙的发明和独到的见解,帕雷被尊崇为「现代外科手术之父」。

Charles Journe

巴黎, 2021年9月

 

Next "Inside F.P.Journe" articles
于2021年4月12日至16日在日内瓦工作坊举办了“OCTA机芯的20周年”展览。